放宽留学生签证政策 英国在全球化面前放低身段
2019-11-06 20:15:40  点击:3803  

9月11日,英国内政部宣布,从2020/21学年开始,将延长外国学生毕业后留在英国的时间,并将目前4个月内找到工作的期限延长至2年。这受到了英国教育界、政界和外国学生的广泛欢迎。特别是保守党和工党在英国政治被“英国退出欧盟”议程完全拖延和拖累的背景下,在这个问题上达成了惊人的一致。英国首相约翰逊指出,这项政策将帮助海外学生“释放他们的潜力”,并在英国开始他们的职业生涯。英国大学联盟主席珍妮特·比尔(Dame Janet Bill)也表示,新的签证调整将优化英国在吸引国际学生方面的竞争力,并为外国人才提供更多机会。在反全球化和主权优先席卷英国的大背景下,移民管制在政治上变得正确,甚至推动了离开欧盟的进程,这一政策调整似乎反映了英国对全球化趋势的深刻反思。

英国对移民的恐惧和对外国学生的愤怒并不是一天之内的事。在英语的国际语言优势、英国数百年的文化教育积累、大英帝国时代的文化遗产和全球建设三大幸事下,英国已成为仅次于美国的世界第二大国际高等教育中心。国际学生选择英国高等教育不仅是为了文凭本身,也希望通过英国平台实现他们进入欧美职场甚至社会的愿景。因此,国际学生不仅给英国带来了来自教育行业和高端人力资源的大量收入,而且实际上已经成为外国学生,特别是来自发展中国家的外国学生移民英国的跳板之一,在英国居民的就业和社会福利受到人员流动全球化影响的背景下,带来了一定的社会反弹。2012年,英国前首相、时任内政大臣特里萨·梅(Theresa May)在国内移民担忧的推动下,废除了海外学生留在英国求职的两年规则,海外学生必须找到年薪20,800英镑的工作才能留在英国。这项政策不仅未能缓解英国的移民焦虑,还削弱了英国高等教育的竞争力。从主要海外国家的就业和居留政策来看,美国和加拿大允许海外学生在毕业后停留三年找工作,而澳大利亚允许他们停留四年,这比英国宽松得多。然而,这项政策已经对英国高等教育产业及其国际化水平的提高产生了影响。从2014年至2015年国际学生的增长率来看,美国、澳大利亚和德国的增长率分别达到9.4%、10.7%和8.7%,而英国仅为0.5%。

事实上,英国这一政策调整背后的考虑是基于短期的经济逻辑,而从长期来看,则侧重于培养国家创新和竞争力。短期而言,随着对英国和世界各地非谈判英国退出欧盟前景的担忧日益加剧,英国与外部世界之间的国内生产和投资活动以及贸易、投资和金融互动显然被不确定的未来前景所笼罩,变得更加疲软,推动英国经济整体下行压力增加。2019年第二季度,英国经济萎缩了0.2%,与欧盟(0.2%)和美国(0.5%)有明显差距。约翰逊的保守党面临着更大的压力,要求其振兴经济,以证实其对后英国退出欧盟时代的愿景。虽然教育服务业在英国经济结构中只占一小部分,但它在世界上有很大优势。2018年,将有46万名外国学生在英国大学学习,每年为英国创造200亿英镑的收入。几年前,英国政府还提出了到2030年将英国学生人数增加到60万的目标。从英国教育界的积极反应来看,放宽签证将对英国教育行业带来巨大的积极意义。

从长远来看,人才是一个国家创新和竞争力的驱动力和源泉。从历史上看,英国资产阶级革命和工业革命的发展和兴起离不开欧洲大陆乃至全世界人才的贡献,并已转化为英国国家发展的澎湃动力。无论是法国帕皮把蒸汽机的概念带到英国,并最终创造了蒸汽机——英国工业化和现代化的心脏,还是欧洲裔学者哈耶克(Hayek)在英国土地上为人类贡献了杰出的思想。直到今天,英格兰银行的行长还是加拿大人卡尼。伦敦金融城是世界精英来来去去为世界服务的中心。英国的国际化水平和科学创新能力与国际人才的开放密不可分。因此,由于控制移民和确保当地居民的利益,将全球人才拒之门外,违背了英国的历史传统和当前全球化中人与财产高层次交流的趋势。康奈尔大学、欧洲工商管理学院和世界知识产权组织联合编制的2017年全球创新指数(Global Innovation Index)显示,英国的全球创新排名从2016年的第三位下降到第五位,这为英国在人才流动问题上的内向心态敲响了警钟。诚然,全球化和欧洲一体化肯定会带来移民流入,给该国中低阶层群体的福利和就业状况,甚至社会和文化水平带来巨大变化。然而,人员流动也促进了知识、技术和思想的交流。阻碍甚至减少这种交流可能会导致创新的衰退,甚至人类对国家的影响。对于一个试图在后英国退出欧盟时代建设“全球英国”和重建软实力荣耀的英国来说,民族主义和本土主义背景下对移民的焦虑,以及对人才吸引和流动传统和趋势的坚持,将是政治精英们必须认真考虑的问题。放宽对海外学生的签证可能是朝着这个讨论的积极方向迈出的一步。

作者董一凡,中国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欧洲研究所研究员。

(校对:严静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