散文|吴越:东坡与肉
2019-11-08 14:10:56  点击:1444  

吴越/温

杭州人想念苏轼,不是在苏堤,不是在园林和书院,而是在餐桌上。

去杭州吃家常饭时,无论是稀饭还是白饭,总有两样东西:一杯香喷喷的西湖龙井和一碗热气腾腾的东坡肉。茶香如山泉,甜如甘甜,肉琥珀色,甜如糯米。这个世界的清新宜人的味道萦绕着所有的客人。杭州人低头拱起袖子:“茶!”有意识地,这是主人欣赏你的所有标志——杭州人喜欢你,不必像风一样走8000英里。

“东坡”是杭州人餐桌上一半以上的礼仪。看看杭州餐馆的菜单,东坡肉,东坡肘子,东坡鱼,东坡汤,东坡豆腐,东坡蛋糕...同样开始的菜名足足写了一页半,眼睛里充满了美丽的东西,五味俱全,仿佛北宋遗留下来的东西迎面而来,你觉得够了,翻到最后,东坡家里还有半页饮料。除了“季华”这个名字之外,杭州任何一个响亮的名字都不是叫“西湖”就是叫“东坡”。乍一看,这听起来像锅碗瓢盆里的美景。一千年后,恐怕苏轼本人也没有想到他的绰号竟然占据了他一生中最喜欢的湖泊,其中一半是美食家们心中的。

刚才我突然明白了:杭州人不太喜欢你,但他们真的喜欢苏丽珂。

当然,似乎每个人都喜欢这个粗鲁的人,他的写作风格和烹饪齐飞一样,而且妙语连珠,工作不熟练。

苏闻达·郝的生活很艰难,被降职几次。然而,他笑着看着云娟和舒云。不管他处于什么样的状态,他都可以拿着它,放下它,根据他的食物写诗,睡觉,甚至写关于烹饪方法的诗,这些都很有趣。除了著名的“一天吃300块荔枝,不怕麻烦做岭南人”这句话之外,还有“猪肉颂”、“野鸡吃”、“春菜”、“豆粥”等打油诗,也是诗和食谱。仅仅是读诗就能使一个人的食指大动。古人说:“食肉动物是可鄙的,不能走远。”苏轼自己说:“无肉吃胜于无竹住。”然而,事实证明,这些都是浮云,食物面前没有肉可吃。他可以从儋州陡峭的岩石上刮掉牡蛎来满足自己的渴望。他也可以庄重地修理他的家信,并告诉他的儿子:“安静,不要说出来。我担心法庭上的人会来抢我,如果他们知道……”一对老顽童和老食物的形象从纸上跳了出来,以一种让人忍不住笑的真实方式站在他面前。

苏轼发明的菜肴数不胜数,东坡肉当然是其中最有名的。今天流传下来的东坡肉的正宗方法不是很特别。这种肉是一种五花肉,配有冰糖、姜和葱、黄酒和香料。用文火慢慢炖。这样,有许多模式和程序,这使人敬畏。我不相信那时候的苏轼是这样的,但我也不相信《猪肉赞》中的简单描述:“火慢,水少,温度足够时,才是美丽的。”这不是白水煮肉吗?一个顶级美食家怎么会犯这样的错误?经过深思熟虑,我终于从这首诗的后半部分找到了答案:“黄州好猪肉便宜如泥。富人拒绝吃饭,而穷人不懂烹饪。每天起床做碗,你会吃得太饱而无法掌控。”

苏轼贬谪后,他的财富耗尽了。虽然他在他家的东坡开了一个菜园,但他没有肉吃。所以他想了很多,最后想出了一个很棒的猪肉食谱。它既便宜又管理良好。话虽如此,就像生牡蛎一样,让那些富人知道,难道不是来和我抢猪肉的吗?我最好写一半。

然而,这位穷困潦倒的官员再次言不由衷。当苏轼来到杭州,看着被污染、堵塞、面目全非的西湖时,他立即慷慨解囊,清理湖底,修建大坝。

“人不够,就开个动员会,反正我苏轼人缘不错;如果没有足够的钱,我会在慈善机构卖字画。幸运的是,苏轼有本事。再说了,我带头,反正拿起锄头,我苏轼也是个好选手……”刚刚卷起袖子,不知不觉冷汗就下来了,这才想起他还穿着原罪。"我不知道法庭上的小人在这么大的噪音后会怎么想?"他苦笑了一下,随即想起了他年轻时读过的《范滂传》,他问他的母亲:“妈妈,你认为我的儿子将来会成为这样的烈士吗?”是的,会发生什么?最糟糕的事情是死亡。想到这里,苏轼松了口气:“五台之后,他就死了,他活着的每一天,都必须无愧于童年的自己。”

即使已经生活充满笑话,也要到处玩。把我想象成一个青少年。

许多年后,东坡躺在西湖岸边,中年人终于变成了敦实的东坡肉,肥而不腻,润如玉。

在杭州人的偶像中,一个是来自周知的苏轼,另一个是城隍周信。

当我年轻的时候,我喜欢周信,他从头到尾一直生活着。他因善良和仇恨而快乐,并为正义牺牲了自己的生命。他是孔孟最正统的学者。要知道能够为正义牺牲自己的生命是一种多么大的福气还需要一点时间。大多数时候,我们只能在泥沼中勇往直前。我一只手想念我的胃,另一只手想念我的裤子。

这时才想起东坡的好。

[如果你有新闻线索,请向我们报告。一旦被收养,你将获得一笔费用。新闻微信关注:ihxdsb,新闻QQ: 3386405712]

广西快乐十分 贵州11选5开奖结果 秒速赛车app 河北快三开奖结果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