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韩贸易争端百日:日企在韩遭抵制,双边谈判持久化不可避免
2019-11-03 21:08:45  点击:3369  

由出口管制引起的日韩贸易争端呈现出长期趋势。

最新消息显示,当地时间11日,日韩将就韩国向世界贸易组织(世贸组织)提起的针对日本出口限制的诉讼举行首次双边谈判。这将是日本和韩国在100天出口限制后的首次高层磋商。外界非常担心这次谈判能否平息日韩之间的贸易争端。

7月4日,由于二战期间劳工补偿失败,日本政府宣布加强对出口到韩国的三种半导体原材料的控制。随后,日韩贸易争端波及经济文化等诸多领域,日韩紧张局势骤然升级。韩国数据显示,自加强管制以来,已有七批上述半导体材料从日本运往韩国。根据日本最新的管制措施,日本制造商出口到韩国的每批上述材料需要日本经济产业省大约10天的批准。但是,不需要事先批准。

日本企业“放下枪”

自从日本和韩国陷入半导体材料出口限制引发的贸易纠纷以来,日本著名的快速品牌优衣库(Uniqlo)已成为首个“受害者”,实际上也是韩国抵制的最大日本企业。在韩国,自7月份以来,优衣库一直遭到抵制。拒绝交付优衣库快递或去优衣库商店已成为韩国人对日本贸易争端不满的直接表现。

自7月以来,韩国的三家优衣库商店已经关闭。一些韩国人在接受媒体采访时说,“没有优衣库的衣服什么都不是。”根据韩国八家信用卡公司的统计,优衣库7月份的销售额为17.8亿韩元(约合人民币1036万元),比6月份的销售额(59.4亿韩元)低70.1%。

尽管日韩贸易争端出人意料地“平息”,优衣库母公司迅销集团10日公布的结果至少让人们松了口气。迅销集团截至2019年8月31日的年度业绩显示收入为2.3万亿日元,同比增长7.5%,但增速较2018年有所放缓。尽管韩国市场表现不佳并未反映在这一表现中,但一些分析师认为,迅销集团正通过加快在印度和马来西亚等其他新兴市场的扩张,弥补韩国市场表现的下滑。

然而,其他深深涉足韩国市场的日本公司也面临着业绩下滑的共同困境。例如,据日本媒体报道,自7月份以来,MUJI在韩国的销量至少下降了33.4%,dhc在韩国的销量也下降了55.3%,日本对韩国的葡萄酒出口自8月份以来基本停滞不前。日本汽车公司也遭受了严重损失。韩国进口汽车协会发布的9月份新车注册数据显示,日本约有1100辆乘用车,同比下降6%。日本汽车进口韩国的比例也从去年9月的16%大幅下降至5%。此前,韩国政府还以串通交易为由,对三菱电气、日立、电工和迪蒙德电气四家日本汽车零部件制造商处以92亿韩元的罚款。

根据韩国金融委员会的一份报告,自2018年第四季度以来,日本资本已加快从韩国撤出。日本银行在韩国的贷款总额减少了2.78万亿韩元,远高于行业平均水平。

旷日持久的谈判?

自日本对韩国半导体材料实施贸易禁令以来,三个多月过去了,双方的战斗并没有放缓。除了将双方从他们的贸易“白名单”中剔除之外,世贸组织已经成为双方相互竞争的新舞台。

当地时间11日,日韩最新一轮双边磋商将在瑞士日内瓦举行。根据日韩官方消息,韩国首席代表是工业部总干事兼新贸易秩序合作官员丁管亥。日本还将派总干事官员出席会议。

韩国政府于9月11日向世贸组织提起诉讼,指控日本限制向韩国出口三种半导体材料。

根据世贸组织的争端解决机制,有关各方之间的双边谈判将是第一步。双方应在提出请求后30天内举行磋商,为期两个月。如果经协商未能达成协议,原告可向世贸组织争端解决机构申请成立专家组,由第三方进行裁决。相当于"一审"的专家小组应在6个月内提交一份相当于裁决的报告。如果当事人对内容不满意,可以向上诉机构上诉。相当于“二审”的上诉机构的报告应为最终裁决。

据悉,韩国政府在邀请日本进行双边谈判时指出,日本对韩国出口的限制违反了《关税及贸易总协定》关于“禁止差别待遇和数量限制”的规定。

尽管日韩两国将欢迎另一次高层磋商,但两国媒体认为,双方通过磋商机制解决问题的机会微乎其微。如果他们进入专家组的调查程序,“出口管制战”可能会持续两年多,日韩贸易战可能会有长期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