集山楼本和济南没有关系,却因他来到大明湖
2019-10-23 11:12:55  点击:4735  

文|李建设

济南历史上有两位同代的著名诗人,一位是婉约派的杰出代表李清照,另一位是自由派的大师辛弃疾。

他们都生活在南北朝之交,经历了山川的破碎,写下了那个时代动荡不安的悲歌。

虽然他们的家乡是济南,但是和济南没有多少交集。

李清照五六岁的时候和她的父亲李格非一起去了北京。

然而,辛弃疾直到21岁才离开金人统治下的家乡,加入反晋叛军,投奔南宋,但他十几岁的家乡并没有给他留下任何印象。

他们属于济南,但他们不仅仅属于济南。作为诗人,他们几乎没有为家乡留下任何诗歌。

然而,济南人并没有忘记他们,而是在家乡为他们建了祠堂。李清照纪念馆位于趵突泉公园,辛嘉轩纪念馆位于大明湖公园。

从大明湖南门向西,穿过假山和假山,远处的花园流淌着水和涟漪,一座青砖灰瓦的建筑就是“新家院纪念寺”。

两只石狮蹲在大门的两边。红漆大门是陈毅题写的黑色金匾,庄严而时尚地悬挂在门楣上方。

纪念馆最初是巩俐的寺庙。清末山东巡抚杨石祥在大明湖旁为安徽同胞李鸿章修建了纪念馆,以示欣赏和推广。

新中国成立后,它被改建为辛弃疾纪念馆。在全国范围内拆除巩俐圣殿的情况下,圣殿因更名而意外得以保存。

嘉轩寺有三个庭院。第一个庭院的中庭有一块太湖之石,东西翼房间展示当代名人字画。

第二个庭院是辛弃疾纪念馆,它是纪念馆的主要部分。中间是辛弃疾的肖像。大厅的四面墙上挂着介绍辛弃疾生平事迹的展板。陈列柜展示了辛弃疾的各种作品及其评价作品。

第三个院子里有一栋两层楼的建筑,顶部有一个平台,东边有一个靠墙的带盖阳台梯子。它沿着梯子上到二楼。

爬上它,从栏杆往外看,你可以看到南面的千佛山、雁子、佛辉和英雄山,北面是湖,大明湖的景色尽收眼底。游客们成群结队地在岸边游荡,湖里的七八艘游船来来去去...

站在楼上,看着像傣族一样的远山,听着洪水,看到这座山峰,人们松了一口气。

事实上,这座两层楼的建筑有一个很好的名字-

稷山大厦。

顾名思义,“稷山大厦”是一个人们可以建造一座建筑并成群结队观赏山景的地方。

斯里兰卡建筑中的斯里兰卡名副其实。

然而,真正的稷山大厦不在这里,而是江西上饶辛弃疾建造的一座带湖的新房子。

辛弃疾出生时,北方便利,包括他的家乡,都被晋人占据。亡国之痛使他从小就有反抗晋朝统治、收复中原的野心。因此,21岁时,他召集家乡2000人加入叛军,叛逃到南宋。

辛弃疾从此走上了反抗金宝松的道路。他曾向朝廷写了《梅钦十论》和《九论》,以示陈氏的抗敌策略。

然而,南宋的小朝廷只允许自己平静地生活,不接受他的建议,这使得他的野心难以实现。

辛弃疾退休了一段时间,住在江西上饶和千山。他们中的一些人很沮丧,打算退休。

惜春七年(1180年),辛弃疾在位,被称为龙兴(今江西南昌)政府和江西和平使者,他计划在上饶修建一座花园式庄园,以安置家人,并作为他的生活场所。

八年春天,惜春开始在湖边建造他的新房子和庄园。根据湖边的环境,他亲自设计了“高筑房屋、低垦农田”的庄园模式,并为自己制定了提前退休计划。

因此,他把代胡庄园命名为“稼轩”,把它命名为“稼轩居士”,以示他没有忘记耕作。

新房子坐落在湖边,有一个湖。从楼顶往外看,我们可以看到灵山周围连绵不断的群山。辛弃疾给新房子起了个绰号叫“稷山大厦”。

最初,稷山大厦与济南无关,但因为辛弃疾来自济南,故里的人们为了纪念他,将原本献给李鸿章的大明湖祠堂改建为辛弃疾纪念馆。祠堂内的两层建筑,原名“龙飞大厦”,也改名为“稷山大厦”。

在这座建筑的后面,湖边的亭子上挂着一块匾,上面写着明朝伟大的书法家和画家唐寅写的“稷山大厦”。

“稷山大厦”面向九曲亭。蜿蜒的九曲桥连接着稷山大厦和九曲亭,给稷山大厦增添了一点魅力。

“稷山大厦”现在已经成为一个玻璃墙透明边的茶社。房间里的茶几上有几套茶具。3322年的游客在楼上喝茶休息,观赏南方的山景,体验积山大厦的美丽。

仅仅因为这座城市的高楼和树木,很少能看到吉山塔的山。然而,这座建筑仍然存在。这足以见证几年的春秋生活。

寻找记者、寻求报道、寻求帮助,各大应用市场下载齐鲁一店应用或搜索微信小程序一店智能站,全省600多名主流媒体记者正等着您在线报道!